• sportspon

從東京Verdy到台灣足球(一)-一柳夢吾


「可以提比較直接的問題嗎?」

「好喔,像是什麼?」

「經歷那麼多,決定要來台灣的時候,有閃過『這應該是最後了』的念頭嗎?」

效力過7家日本俱樂部、2家泰國俱樂部的一柳夢吾,很快地回了我兩個字:

「有阿。」

我想接下來應該什麼都可以問了。





東京到台灣,從羽田機場出發的話,大約是3個多小時。

對一柳來說,是17年足球人生的起點與現在。


2019年3月,日本J聯盟官方網站罕見地發表一則日本球員轉到台灣俱樂部的消息。


前群馬草津溫泉俱樂部的一柳夢吾將轉至台中Futuro俱樂部。因為這是首次擁有J聯盟資歷的球員來到台灣踢球,還是擁有豐富經驗的選手。看起來,似乎可以成為話題。


但說實話,足球在台灣的話題性有限,J聯盟在台灣足球愛好者們的心中排名,好像有點不上不下的感覺,更不要說那些對日本足球帶有反感的球迷了。一柳來台,大概只有在比較關注足球的小圈子內引起了討論。


從那天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年多,一柳在台中Futuro踢到第二季,大家對他的認識,大概也就停在踢得不錯、以前踢過J聯盟這類的印象。


目前台灣還沒建立起一個具備競爭力和發展的聯賽體系,距離職業還有很大一段路。有人說,台灣的環境讓選手在職業球員路上困難加倍,但這不代表球員自己不能走這一條路。也許我們可以從一柳的經歷,去看到一些不同的世界。或是說,我想把從他身上看見的「職業世界」紀錄下來。



第一回:天狗的鼻子


-那時我才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不改變的話,可能很快就會在這舞台消失了。-


東京Verdy、職業合約


受到哥哥影響,從幼稚園就開始足球的一柳,11歲時參加了東京綠茵(那時候俱樂部名叫讀賣綠茵川崎)的青訓選拔。在那個年代,東京的小朋友想要找足球俱樂部青訓,第一選擇大多是綠茵。因為FC東京還沒有起來,橫濱水手離東京有段距離,川崎前鋒那時還沒進J聯盟。擁有三浦知良、Ramos瑠偉、北澤豪等日本代表的綠茵,是所有日本足球少年嚮往的俱樂部。


那時候每次選拔大約是600人參加,入選3-4人左右。



「比較常被安排在什麼位置?」
「後衛,因為身材比較高,偶爾會去踢中場。」
「所以說,那種防線被突破後失分的畫面....。」
「嗯,看了23年(笑。」


因為不喜歡那個畫面,所以會更努力地阻止對手。


通過選拔後,一柳就這樣每天通車兩小時,在東京綠茵的稻城基地踢球,一路踢到17歲。自J聯盟正式啟航以來,綠茵青訓就不斷地培育出優秀的選手。像是早期的松木安太郎、都並敏史(綠茵川崎時代),近年則有小林祐希、中島翔哉、安西幸輝、畠中槙之輔等人。現在日本J聯盟有很多青訓出名的俱樂部,像是廣島、柏、FC東京,他們投注了很多時間與心力,透過海外的指導者、派遣出去的教練的累積,打造屬於自己的建隊模型和青訓系統。綠茵也一樣,但不同的地方是,他們沒有非常明確條列的系統化,比較像是從上到下共享著某種足球原理原則的想像。




「我那時候的教練是永田雅人(現日視美人女足監督),他對於足球非常嚴格。舉例來說,當在靠近禁區外圍,後衛必須用滑鏟截斷對手腳下的球時,後衛必須注意自己腳的角度,盡量不讓球往前,而是往反方向或是橫向。另外,他對每一個位置的觀察、判斷的基準都有要求。現在聽起來好像每個俱樂部都會教,但在那時候是很少見的。」



2003年,一柳在18歲生日前迎來了自己第一張職業內定合約,獲得首次跟著一線隊季前澳洲移訓的機會。雖然這不代表說他那年一定能上一隊,但基本上已經一隻腳踏進去門裡了。



「那時候其實(對職業)沒想什麼,應該說根本沒時間想。一隊的水準太高了,每天都只有想著要怎麼跟上其他人的腳步。」


很快地,一柳昇格到一線隊,在Lori Sandri和Ardiles監督麾下展露頭角,也在這年收穫了職業生涯首顆進球。


入選過U17、U18代表隊,一柳看似就要一路平順地發展下去,還剛好遇上02年世界杯後的足球熱潮,可以成為大家夢想中的足球職業選手。


一般來說,會出現這樣的描述,就代表故事不可能那麼美好平順。



天狗的鼻子、J2、危機感



「記得有一場比賽我踢的不太好,下半場開賽五分鐘後就被監督換下場了。當時腦中一直在想自己為什麼沒踢好。賽後聽助理教練說,我完全沒注意到Ardiles監督要跟我握手的事。」


在那之後,一柳在場上遇到了瓶頸,也沒有獲得什麼機會。



「我覺得不能說是因為那件事(無視握手)才沒機會,而是自己當時的想法有問題。我一直關注自己踢得好不好,忘記最重要的其實是自己該怎麼去幫助球隊贏球。」


2004年,一柳沒有任何上場紀錄,隔年俱樂部收到J2佐賀鳥栖的租借詢問,缺少上場機會的他決定去九州闖看看。



「我想那時候的自己應該太自以為是了。覺得自己已經在J1上場了,去J2應該可以上場,有點...在日本的話是說『天狗』吧。結果到了那發現沒有那麼順利,沒辦法成為球隊的固定先發,就像被折斷鼻子的天狗。」


從小一直是球隊主力的一柳,突然發現,自己能夠在職業舞台踢球,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在鳥栖過得有點掙扎的一柳,賽季後段還遇上傷病,就這樣一路到賽季結束,回到了東京綠茵。從養傷、復健到重回訓練,花了五個月的時間。



「那時我才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不做出改變和覺悟的話,可能就這樣離開職業舞台了。」


那年,一柳夢吾,20歲。


(未完待續)


關於一柳夢吾-



1985/4/2出生 職業經歷 東京Verdy(2003-2004) 佐賀鳥栖(2005) 東京Verdy(2006-2007) Vegalta仙台(2007-2010) Fagiano岡山(2011-2012) 松本山雅(2012-2013) FC琉球(2013) Sukhothai FC(2014,泰國2部) Phichit FC(2015,泰國2部) 群馬草津溫泉(2016-2018) 台中Futuro(2019-)



生涯首次進球:

2003年5月24日,東京V對上神戶勝利船。同一場比賽,雙黃牌換一張紅牌退場,這是生涯首度紅牌退場,第一張黃牌是因為防守三浦知良時犯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