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ortspon

亞洲職業足球旅人眼中的台灣:東風淳x下野淳

對於台灣會觀賞足球賽事的人來說,相較於歐洲聯賽,亞洲足球是比較陌生的國度。就算知道,比較常看的,大概都集中在中日韓泰這四國的聯賽上。近年,越來越多台灣選手想要出國挑戰,東南亞也成為選手們討論的話題之一。

稍微熟悉足球的朋友,可能還會知道更多-在普遍有外援限制規定下,守門員旅外的難度很高、台灣國際賽贏過的新加坡,他們的聯賽發展比我們好很多。

隨著足協開始對國內聯賽發展的力道加大,以及各地陸續有新俱樂部參與台企甲賽事,外國人選手人數逐年增加,這當中很多是簽職業合約的外援。在台中Futuro、留學生的參戰下,可以看到很多日本人選手,在台企甲這個舞台上活躍著。仔細一看,會發現有很多選手都有一個共同的經歷-位於新加坡職業聯賽的日系俱樂部「新潟天鵝新加坡」。

自2004年成立以來,新潟天鵝新加坡在新加坡聯賽成為一支日本選手叩關海外聯賽的捷徑。不管是新潟足球專門學校JSC的學生,還是想要到東南亞挑戰職業舞台的年輕選手,很多人會透過這裡,挑戰亞洲職業足球。2020年,台企甲總共有5位外援選手待過這裡,當中有兩個人,以這裡為職業起點,歷經泰國、緬甸、馬爾地夫、菲律賓等東南亞諸國,最後輾轉來到台灣。

其中一位是守門員。對,就是大家覺得很難旅外的位置,另一位擅長的位置是防守中場。剛好,名字都是單名「淳」,只是讀音不同。

他們是東風淳(Kochi 「Jun」,台中Futuro)與下野淳(Shimono「Atushi」,新北航源)。

下野淳(左)東風淳(右)
下野淳(左)東風淳(右)


一起來看看,有多年亞洲職業足球舞台歷練的兩位,有過怎樣的職業生活,以及他們眼中的台灣足球吧。


註:採訪日為2020年11月30日



下野淳 Shimono Atsushi (32) 經歷 Albirex Niigata Singapore 2009-2013 Woodlands Wellington 2013-2014 Nay Pyi Taw 2015 Hougang United 2015 Victory 2016 JPV Marikina F.C.2017-2018 Zwekapin United 2019 新北航源2020-


東風淳 Kochi Jun(37) 經歷 Albirex Niigata Singapore 2009 Army United F.C 2010-11 Chonburi 2012 Sriracha (load) Pattaya United FC 2013-14 Rakhine United 2015 New Radiant SC 2016 Club Green Streets 2017 Club Valencia 2018 Tokyo 23 2019 台中Futuro 2020-



從新潟天鵝新加坡開始-12年亞洲職業足球旅程的起點-

-兩人在2009年初識,對於對方的第一印象是-


2009年,兩人在新潟天鵝新加坡/下野淳提供
2009年,兩人在新潟天鵝新加坡/下野淳提供

下野:記得東風San是三月來新加坡,那年他是選手兼教練,已經是很有經驗的選手了。印象中是個好相處的人,感覺一直都沒什麼變。

東風:那時看到下野就覺得,好年輕,外表有點痞,但實際上是個可以聊得來的人。跟10年前比,下野變成熟很多。不管是在球場上,還是人跟人的相處上。其實他以前就踢得不錯,但狀態會隨情緒變動很大。

下野:年輕時真的完全不行。那年我20歲,因為就讀JSC(日本足球專門學校)而來到新潟天鵝新加坡,心態上還是比較像學生球員,什麼都沒在想,就只是一味地想要硬拼。體驗到職業賽場的困難,多虧當時隊上有經驗的前輩們,和他們一起踢球,漸漸變得比較沉穩。

東風:年輕時容易因為失誤而焦躁。但現在同樣的狀況,下野會先去準備接下來的應對,和以前完全不同。因為願意面對困難,選手才能知道如何在職業隊裡踢球。當初就是有下決心到新加坡,我們才能繼續在職業賽場踢球。2010年我去泰國測試,隔一年泰國聯賽開始發展,我剛好搭上這一班車。

下野:我則是留在新加坡。記得東風San去泰國時,整個泰國聯賽中只有兩位日本籍球員。說實話,那時候根本想不到,泰國聯賽可以發展到這種程度,真的很驚人。

東風:我在新加坡還是拿諾基亞的手機,這樣講應該比較有時代感吧(笑)。到泰國後才換成iphone。因為剛好有日本人在泰國足球界工作,介紹我去測試。想了兩天決定去試一試,然後就在泰國過了五年。

下野:我想知道自己能在新加坡聯賽挑戰多久,決定先繼續待在新加坡天鵝。合約結束後,Woodlands Wellington FC開給我半年的合約,記得當時煩惱了好久。如果不去,那我的選手生涯可能真的就這樣結束了。若想繼續踢球,就得去挑戰,若能踢出成績,還有機會獲得延長合約。沒想到,賽季結束後,俱樂部解散了。

是指Woodlands WellingtonFC被Hougang United合併的事情嗎?-

下野:說是合併,但等同消滅了。當時Woodlands WellingtonFC只先開出半年合約,記得賽季中還有被詢問要不要轉隊,想說在Woodlands踢完整季所以拒絕,沒想到最後發生這種事,但誰能先知道呢(笑)。我想東風San也是,作為職業選手,只能專注在當下每一場比賽上,賽季結束後,依據現實狀況去選擇下一步。

東風:沒錯,重心都是眼前的比賽,等賽季告一段落後,才去想隔年的事。

下野:職業足球的世界瞬息萬變,像是突然監督換人、依據新戰術要換一批選手、俱樂部營運發生變化等。因為想要繼續踢球,我們只能努力去找下一個舞台。後來不管是緬甸的Nay Pyi Taw F.C、馬爾地夫Victory SC、菲律賓的JPV Marikina,都是抱著一樣的心情去面對。

那些球場以外的事-東南亞的生活



-可以聊一下緬甸的生活嗎?對台灣人來說,和新加坡、泰國相比,比較陌生一點-



下野:那段期間緬甸算處在什麼樣的狀態?

東風:剛好政局不太安定的時候吧,SIM卡很貴(笑),然後每天都會停電(2015年,東風效力緬甸的Rakhine United),然後有時會出現黃色的水。

下野:剛到緬甸時真的嚇了一大跳。因為我只待過日本和新加坡,對我來說根本是另一個世界。2019年再去了一次,都會區多了一座大樓和購物中心,但其他地方差不多,水電還是和之前一樣,每天都會停。 多虧那趟緬甸之旅,後來我到馬爾地夫、菲律賓的時候,都能很快適應當地生活。

-聽下野San說過,以前在緬甸,有超過10個小時以上車程的客場移動-

東風:有些地方是搭飛機,因為巴士到不了,要先從仰光搭飛機到地方機場,再轉巴士。真的超痛苦,曾經坐車坐了17個小時,全程大概花了一天多。

下野:還有那種連續好幾周都是客場的賽程,每周都有就8、9小時的移動時間,或是周四就開始移動,週五練習,周六日比賽。

-東風San剛到泰國時的印象是-

東風:泰國真的很舒適,我在那踢了5年半,住了7年。一開始是單季簽約,後來俱樂部開了複數合約給我,雖說簽約後馬上就被租借去二級的球隊,但能簽複數合約,可以無後顧之憂地比賽,季末時不用煩惱隔年該怎麼辦。

-來到台灣之前,兩位好像還有同時待過馬爾地夫的聯賽-

下野淳提供

東風:2016年在馬爾地夫時有重疊到,但那時因為一些事,錯過同場對戰的機會。

下野:我的球隊發生欠薪事件,弄得很麻煩。兩家俱樂部對戰時,已經是賽季最後幾場了,因為沒薪水,那場我沒進登錄名單。一直沒被付薪水的情況下,最後俱樂部和選手說,不來訓練也沒關係,所以基本上等於合約解除。有些選手也跟我一樣,拿離隊證明文件去找律師商量,告知FIFA俱樂部拖欠薪水的事,幸好最後有解決。

東風:對選手來說,沒有比這更嚴重的問題了。我記得馬來西亞聯賽也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件。有時候,選手可以透過申訴拿回全額,也有最後只能拿到一兩個月份的而已。

-經過這麼多國家,覺得最適合生活的地方是?

東風:我的話,是台灣跟泰國!

下野:新加坡生活起來還不錯,台灣生活比較沒壓力,氣氛很像日本。物價稍微便宜一點。對日本人來說,台灣很容易生活吧,特別是像我們這種去過很多地方的人來說,來這邊生活很輕鬆。

-而且不會每天停電-

下野:對(笑)。有時候一些比較年輕的日本選手,因為沒去過別的地方,對於台灣的足球和生活就有可能會覺得很不習慣,但這是比較出來的,去過其他國家,就知道在台灣生活有多好。而且就算在台北,人還是沒有比日本都會區多。我對人太多的地方就比較不行,這樣剛剛好。

東風:我有自己生活的習慣,大概到哪都保持一樣。台灣很方便,當然泰國也很便利,只差我在泰國可以用泰語溝通。

下野:語言很重要,我現在中文幾乎都不會講。最初在新潟天鵝新加坡時,周遭都是日本人,轉去當地的俱樂部後,周圍都是新加坡人,剛開始根本擠不出幾句英文。那時才算真的體驗到新加坡生活,人生首次感受到文化衝擊。一開始很有壓力,隨著時間一過,就比較習慣了。大家人都很好,只是生活方式不同而已。

東風:泰國的話,球場、生活幾乎全部都是泰語。那時我剛滿25歲,已經到足球選手要決勝負的年齡了,如果沒踢出點成績,我的足球員生涯大概就差不多要結束了,加上我是守門員,一定要會用當地的語言。

下野:那時泰國最多可以登錄多少外國人選手?

東風:好像可以登錄7人,最多同時上場是5人。


-新加坡的話可以登錄幾位外援?-

下野:有幾年是3人,有幾年是3+1(AFC名額),規則常常變,但新潟天鵝不會被影響(規則允許的日系俱樂部)。到Woodlands WellingtonFC之後,我才算是真正的外援球員。作為一個外援,生存大不易。既然去了,就只能努力拼下去。

東風:如果沒辦法拿出成績,外國人選手很快就會被開除。

-而且東風San是守門員,這位置的競爭更特別-

下野:不管在哪個聯賽,外國人守門員都不常見。一般的俱樂部通常還是以本地球員為主,只有狀況特殊的俱樂部才會找外援守門員。

東風:的確,像我這樣長年在海外踢球的守門員,真的不多。當然也有像川島那麼厲害的超一流選手。回過頭看,也許自己真的有踢出點成績,才能在海外存活這麼久吧,不過今年在台灣沒踢出結果就是了(苦笑)。能在國外打拼這麼久,就很多意義上來說,是令人開心的事。

(註:2020年,東風淳除了擔任選手,還兼任守門員&助理教練的工作。)

2020年,台灣篇-老練旅者眼中的台灣足球&選手

-2020年球季告一段落,兩位覺得今年如何-

東風:Futuro最後以第三名結尾,沒有拿到優勝,很不甘心。但現在的狀況說要拿優勝,還太早了。季中球隊在首位待了一陣子,沒辦法保持到最後,就代表還有所不足。

下野:整季來說,航源的結果,超過了自己剛來時的預想。畢竟這支球隊有接近七成是大學生選手,雖說有Aveska、我、慶煊、徐翊這些年齡比較大的球員,但和別隊比,是支年輕的球隊。結果不太好(年度第五),但季中其實是有機會的。

-相比之下,Futuro選手大多介於24-29歲左右-

東風:沒錯,不過有些人必須兼顧工作,沒辦法每天參加訓練。這樣選手間的競技狀態就會有落差,這是要想辦法解決的課題。台灣選手的身體能力很驚人,光是身材先天條件來看,真的很不錯。

下野:航源有一些年輕選手,跟東南亞的選手相比,其實沒差多少。他們腳下技術其實很不錯。如果台灣足球真的能朝職業發展,讓小選手們有目標可以挑戰,應該會有更多好選手冒出頭吧?

-剛說了很多好的部分,那比較不足的是?-

東風:我自己覺得是心理和觀念,還有對練習的準備。面對訓練和比賽,選手必須隨時保持全力。如果沒辦法維持這樣的狀態,那很難透過練習去提升自己在場上的表現。

下野:航源很多選手還是學生,這邊要面對的課題可能不太一樣。大家都很認真。的確,在訓練時對抗的強度,感覺不太知道隨時保持全力的重要性。技術很重要,但若上了球場,不能全力去跟對手戰鬥,技術再好也沒辦法發揮。

東風:如果每天沒有好好地訓練的話,有再多好條件也派不上用場。只要在訓練中有做到,大家在比賽中的表現就真的有變好,今年賽季己經有看到過了,希望能再多一點。

下野:我跟他們差了快10歲。有時候會想對年輕人講太多,搞不好會造成反效果,讓他們失去踢球的樂趣與信心。所以只有偶爾提醒一下,當有好的表現時,鼓勵他們繼續嘗試。

-經過這一賽季,聯賽裡面最有印象的選手是-

東風:你們(指下野)那個...對上時好像踢左前場,33號。看了他的Play,讓人感覺到可能性。

下野:彥澍嗎?(吳彦澍)他的技術真的很好

東風:銘傳的11號(陳仕勛)也有印象,然後台電的選手整體都不錯。

下野:台電的確是印象中最有組織感的球隊,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定的水準,反而不會覺得誰特別明顯,就我個人的話,對台電10號(林昌倫)、17號(林建勛)有印象。他們全隊都不錯,整個陣型很平衡。

東風:Futuro作客台電主場時剛好是我守門,隊上有幾個主力沒上場,踢得很吃力,比賽時一直在用腦,那場踢得很過癮。

-外援的部分呢?-

下野:Samuel(安以恩)、Benchy、Marc這三位,我想他們去其他東南亞聯賽應該也沒問題。

-大概可以到什麼哪個層級?泰國2級?-

東風:嗯 很難說,能力也許可以,但轉會這種事要看時機。

下野:我想馬來西亞也有機會,不過這真的要看時機,有時剛好缺人就上了。然後Futuro的9號(李茂),有成為好選手的條件-左腳、身體對抗強、有爆發力。

東風:小揚(陳庭揚)也不錯。守門員的話,段昍看起來有成為好選手的素質。

下野:台鋼的11號(吳俊青)也是不錯的選手,但看得出來不是那種特徵明顯、腳法華麗的那種,是聰明、精明那一類型。年輕世代有幾個能力不錯的球員,若是守備時能做更多一點,相信他們一定會變更好。因為我的位置一定要思考防守的工作,所以有時會比較在意這點。

東風:其實台灣選手是有機會的,聽說現在的環境已經比以前進步。我想,只要環境繼續變好,對於選手的要求也會逐漸變高。

-從剛剛聊的內容來看,選手意識似乎也是個課題-

東風:當然,這是最重要的部分。不過若環境變好,整體的選手意識應該也會跟著提升。有了固定且設備ok的練習場、比賽場,加上扎實的訓練,更多水準好的外援來,一定會越來越好。

-有印象最深的比賽嗎?-

東風:我的話是對台灣鋼鐵的第一場。贏了季前的冠軍熱門,大家才開始有「我們可以爭冠」的念頭。在那個彈跳完全無法預測的球場,能拿到那3分積分,真的太好了。

下野:台南球場真的很誇張(笑)。但我記得,那次客場航源贏台南,整個球隊上下都很開心。果然和上位球隊的比賽最有趣。像今年航源對Futuro沒贏過,但怎麼說,我自己是比較沒有那種「啊,輸掉了」的感受,不甘心的成分比較多。

-想問問兩位對台企甲各隊總教練的印象-

東風:我遇過很多來自不同國家的監督,巴西、西班牙、塞爾維亞、瑞士、德國人,大家都是經驗很多的指導者,會直接讓選手感受到,他們對於勝利的執著。希望以後台灣可以有更多不同國家的指導者來當監督。比如說,台電的總教練、我們的總教練等等,大家看起來都不錯,或許可以更直接一點去要求選手。

現在比較是營造好的訓練氣氛為主,當然這樣的做法也不是不好,也許比較適合台灣的做法,這只是我的想法。

下野:感覺我們監督溝通滿有一套的。他常和台灣選手、外援溝通,算是比較會溝通的那一型吧?其他球隊的話,台電的監督看起來好像很有氣場。看起來和選手的信賴關係也不差。另外,銘傳的年輕監督好像也不錯,雖然說成績結果不好,但陣型和打法看起來是有趣的。

-最後,希望長年在東南亞職業舞台打拼過的兩位,就自己的經歷,給台灣年輕選手一些話-



東風:我覺得,說到底,選手的未來還是要看自己。如果你想要認真對待自己的足球員生涯,那就專注、全力去面對眼前的每一次練習、每場比賽,每個時刻都要做出結果,只有這樣才會有可能變強。


下野:其實想的跟東風San差不多。但就我們俱樂部的情況,我反而不知道提醒的時機。他們(航源的年輕選手)還沒有「我只要一場沒踢好,就可能被開除」的經歷吧? 年輕時我不會想太多,在場上想講什麼就講什麼。記得有一次,監督(新潟天鵝新加坡)跟我說-

「下野,能說出來是好事,但你覺得自己今天踢的怎樣?」

這時候才發現,我都沒有好好注意自己的Play。在那之後,我都會先從自己的Play開始思考。就經驗和年齡,我可以直接提醒年輕選手,但若他們能自己體驗到這些,我想會記得一輩子。而且通常監督就會先出聲提醒了,我用行動來幫助他們就好。

-有時說是一種溫柔,不說也是一種溫柔-

下野:大概是這樣。

-東風San兼教練,提醒變成一定要做的工作-

東風:是阿,但作為選手,我不想輸給任何人,這部分並沒有改變。作為選手,最重要的是要去思考,自己想成為怎麼樣的球員。然後,為了這個目標,每天持續去做必須要做的事。

下野:一點都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