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gishi Shota

【翔太足球筆記(八)】關於怎麼「看」比賽

更新日期:7月 21

日語原文請至此連結


最近為了整理自己的想法,稍微借用了下面這本書的內容,把現有的想法進行了簡單的整合與歸納。

這本書只要是從基本技巧、角色和立場出發,談什麼是比賽分析。

作者主要從事的工作就是實況分析。所謂的分析,是透過收集/整理,將情報轉化成可以交給教練和選手的資訊。作者還分享了像是分析用的軟體、會使用的資料、球季期間的一週行程等等,寫了很多J聯盟第一線經驗的事情,也有收錄作者和俱樂部監督、選手的對談,很有趣。


書本目錄:
高自由度的競技
不只是「看」,還要「觀察」
實戰分析
將比賽時間區隔進行觀察
自家球隊的狀況
對手球隊的狀況
從局面來區分
心理學與溝通



高自由度的競技

足球是有很大的自由度/三次元的競技

這本書一開始就提到,足球這項競技的特徵。不管是哪一項競技,都必須先理解這項競技得以成立的「大前提」。



引用書中內文
“「一直持球也好、往前或往後踢也好、往邊界也好,空中也好。在籃球比賽中,選手只能持球24秒,橄欖球只能在特定規則下傳特定方向的球......
從這些點來看,我們可以說,足球是相對自由度比較大、具備三次元感的競技。」”

另一方面,也有心理相關的要素。

有抗壓性高的選手,也有比較低的選手

有會在意失誤的選手,也有不太在意的選手

足球這項競技,就是擁有不同個性的11名選手在場上踢球。因為有這麼多影響要素,所以很多人會說足球是項「複雜的競技」。



不只是「看」,還要「觀察」

對於這複雜的競技,指導者們不能只有「看」而已。

透過盤帶甩掉對手、漂亮的射門、令人感動的防守過程。這些Play總讓人樂在其中,激動不已。


這是「看」。

但想要知道「這些現象如何發生」的話,光看是不夠的。作為選手們的支援角色,教練不能只有「看」的能力而已。


「想要理解一個Play,必須對於『進球如何發生』、『從哪一刻開始』、『與選手有關』、『過程』等進行解讀。
這不限於進球。
為此,必須要有對play進行5W1H的觀察能力,才能夠解析。」

看似理所當然的部分,實際執行起來其實很困難。還不能只觀察眼前發生的現象,也必須對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事進行預想。

實況分析

所謂實況分析,就是在比賽中對當下發生的狀況進行分析。

透過分析,讓聽的人可以對狀況進行想像,這就是實況分析。

(其他還有對自家球隊的分析、下一場對戰對手的分析、資料分析等等)

將比賽時間區隔進行觀察

我覺得這是很值得參考的部分。

作者提到他會將比賽時間區分成不同區段來進行觀察。

首先是將90分鐘區分成6區段

0-15

15-30

30-45

45-60

60-75

75-90

然後決定每個區段要觀察的重點,不同的區段,要注意的重點都不同。

我自己認為,作者對於15-30分和30-45分這兩段的討論,很有參考價值:

關於自家球隊的分析

在用時間區段來對己隊進行分析前,得先把握住自己球隊選手的特徵與性格,也是很重要的事。不過,在最初的0-15分,可以注意下列幾點


1.球隊整體的張力(Tension)
2.自家陣型與對手陣型的對位
3.自家球員和對方球員的對位
4.有做出自己原先設定的事情嗎?沒有的話是為什麼?

分析對手球隊

在0-15這一區段內,還沒辦法得到太多對手的資訊,所以,可以透過觀察對手的總教練來獲得一些情報。

像是對方的總教練是怎麼樣的教練、大多是誰出來指揮球隊?這樣做的話,就能在對方進行組織的時間,進行預想與準備。

在雙方設法組織,掌握比賽的階段(0-15),可能會一直看到類似的事情重複發生。就算是其他的時間區段,如果能整理出觀察重點的優先順序,應該能更冷靜地觀察整場比賽,對各種狀況做出應對。

區分「局面」


足球很難對攻守進行明確的劃分。

有些人會將「持球」的那一方稱為進攻方。但也有將非持球卻積極向對手半場製造壓力的狀況,稱為進攻方的人。


很有多種區分方式,沒有什麼好壞之分,重點是自己好把握的區分基準。

足球可以簡單分成四大局面

攻擊、攻轉守、防守、守轉攻

(在這邊為了方便區分,是採用持球=進攻的判準)

基本上這樣區分沒什麼問題,舉例來說,在分析對手的進攻時,可能有「從自家半場開始的進攻」、「在對方半場的進攻」

等不同狀況。

可能用上面的四局面會更好區分。


「(關於)對手在自家半場進攻(的分析):

是從中場開始往前推進嗎?這過程中都經過哪些選手,哪名選手參與最多?至藉由直傳球,還是長傳球?這傳球是從球場哪個位置來的?」

透過這樣的觀察,設法把握重複性高的Play(發生次數較多的Play)。

心理學與溝通


接下來,和如何看比賽有些不同。

比較是關於如何透過比賽和練習去發掘一些,有可能影響比賽走向的要點。


作者說到,因為分析工作的關係,常常要考量到選手和教練所站的位置,他們的視野與看東西的角度。


作為分析員,如何傳達情報,怎樣去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引用書中內文:



“「如何傳達」很重要
如果在對話過程中,對於「對手的強項」過於強調的話。
「邊路的攻擊變化很多,中間有投球很強的選手」....


(內文省略)


我在作戰會議裡很少會這樣去描述對手。人其實很容易被洗腦,特別是對他信任的人講的話,常常很順地就把這些話放到腦海中。


如果你和選手的互動關係好,強調對方的強項只會造成不好的效果。所以我在轉達時,會比較強調「對手的弱點」。不管是面對強隊,還是有國家隊選手的球隊時,我都保持這樣做。”

我個人認為,一個好的指導者,必須要想辦法思考到對手和選手所在位置看到的景象。

(可能不只侷限於足球指導者,這對誰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事)

* * *

2020年1月,因為一些機緣,我有機會到奈良俱樂部觀摩。站在球場旁,在靠近選手和指導者的位置上學習,也參與了球隊季初的第一場球隊會議。在一旁看著指導者向選手們傳達「本賽季該如何戰鬥」的現場。

實際感受到那一場所的氣氛。

在會議的前一晚,奈良俱樂部的指導者與職員會先確認隔天要傳達給選手的內容,確認給選手看的資料、影像,以及要講到的語句。

不斷地討論,怎樣的方式才能更有效地傳達給選手這些事。

比起訓練內容,他們為了這件事做準備的模樣,讓我學到更多。

說到溝通,可以用傳接球來做舉例。

當你傳接球的對象是小朋友時,你可能要控制力道,投出他比較好接住的球。

當你的對象是有過棒球經驗的大人時,全力投可能比較好。

選手和指導者都想追求勝利,但是指導者沒辦法在場上Play。實際在場上踢球的是選手。

所以說,要怎樣向選手傳達訊息?

設想對方的位置,是件很重要的事,是進行溝通前必須思考的一環。